错失诺贝尔奖的瑞典环保少女

日期:2019-10-27 15:38:18     浏览:838    
来源:南国今报演员高云翔在澳大利亚卷入性侵丑闻影响了电视剧《阿那亚恋情》的制作,违反了演员聘用合同的约定,该剧投资方浙江唐德影视股份有限公司将高云翔及其经纪公司诉至法院,要求解除双方签订的演员聘用合同

资料来源:扎克新闻

诺贝尔和平奖刚刚宣布。瑞典16岁的环保女孩格蕾塔·汤伯格没有获奖,她此前曾在诺贝尔奖的赔率排行榜上名列榜首。自去年8月成立以来,格里塔一年来一直站在联合国和达沃斯的讲台上,激怒了各国的政治领导人。演讲的内容被汇编成一本书。尽管它错过了诺贝尔奖,但它的“成功”之路是前所未有的。

“立即停止使用化石能源,完全禁止燃料汽车和飞机,全人类将转向素食主义”和“十年内实现零二氧化碳排放”...激进的言论使得格里塔在采花时受到媒体和网民的无情嘲笑。美国保守的媒体人迪内斯·德·索萨甚至称她为“纳粹宣传中最常见的儿童形象”。

当看似矛盾的标签“富裕家庭的木偶”和“环境保护的勇敢先锋”同时贴在格里塔身上时,人们看到的只是他们想看到的格里塔。她的故事和她的所作所为远远超出了两个简单的标签。

2003年,一名女婴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一家医院出生。与普通孩子不同,这个名叫格里塔的女孩从童年起就过着美好的生活。她母亲的名字是玛莲娜·恩曼。她是瑞典著名的女中音歌手之一,她的父亲施凡特·纽伦堡也是一名艺术家。

毫不奇怪,格里塔将在这样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接受良好的教育,并逐渐成为一名合格的瑞典公民。

八岁时,格里塔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她从老师那里了解到温室气体的影响以及冰川正在融化的事实。“他们给我们看了海洋中塑料垃圾、饥饿北极熊和森林砍伐的照片。从那以后,它们就印在我的脑海里了。”小格里塔感到非常难过。因为成年人都说他们关心气候变化,认为环境保护非常重要,但是他们什么也没做。

三年后,11岁的格里塔被诊断患有阿斯伯格综合症(Asperger's syndrome),属于自闭症谱系障碍之一,一般被描述为“无智力残疾的自闭症”。这种疾病的患者一般比普通人智商高,但有几个明显的症状,如社会困难、沟通困难和固执。爱因斯坦和牛顿都被认为是阿斯伯格综合症患者。

格里塔随后煽动罢工,愤怒地斥责世界领导人,以及在面对批评和荣誉时拒绝改变他的初衷,被解释为“异常”或“纯粹理想化”的行为,这些行为可能都与阿斯伯格综合症有关。

格里塔的父母认为她女儿生病是因为担心气候和环境危机。从那以后,格里塔不断向她的父母解释环境保护的重要性。在她的推动下,格里塔一家成了素食者。她母亲也选择火车而不是飞机进行她的欧洲之旅。

时间到了2018年8月,当时俄罗斯世界杯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瑞典的选举也在同时举行。8月20日,15岁的格里塔安静地坐在斯德哥尔摩议会大厅的入口处,纸板上刻着“klimatet的skolstrejk”。

我不知道这是预先准备的还是巧合。这一幕刚刚被路过的瑞典人英格玛·伦卓格(Ingmar Luntzhaug)看到,他拍了一张葛丽塔静静地坐着的照片,并把它传播到社交媒体上。这个看似不经意的举动再次改变了格里塔的命运。

英格玛有许多身份。他是瑞典一家著名通信咨询公司的创始人,但他作为一名环境保护主义者更为人所知。2016年11月,他创办了一家名为“我们没有时间”的技术公司,主要致力于环境保护和技术。公司成立时,英格玛表示其目标是成为互联网上最著名的环保组织。2017年,英格玛加入了由美国前副总统、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艾伯特·戈尔(Albert Gore)创立的气候现实项目。

虽然英格玛和“我们没有时间”的牌很好,但在他们遇到葛丽塔之前,他们在这个行业并不太受欢迎。他们在facebook上的推文和赞美通常是一位数。但是格里塔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我们没有时间在facebook上发布关于greta的第一条微博,收到了1200个赞和近400个转发,接下来是关于greta的另一条微博,也收到了100个赞和几十个转发。

葛丽塔给英格玛带来了可观的流量,英格玛丰富的资源是葛丽塔的梦想,就像枯木遇到火,双方合得来一样。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双方在社交媒体上不断互动。8月23日,格里塔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另一张照片,称“近35人参加了她的罢工”这些话非常激动人心。与此同时,拥有数十万粉丝的机构,如芬兰北欧银行,也转发了关于格里塔的推文。从那以后,格里塔变得很受欢迎。她已经正式辍学,开始走上“环保斗士”的道路。激进的格里塔:普京谴责她习惯了不知情

格里塔受欢迎后,越来越多的学生参加了罢工游行。当格里塔呼吁周五举行罢工时,她也称自己的罢工为“未来的周五”。就像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样,这场运动席卷了大半个欧洲。它不仅得到了“植物保护地球”基金会的支持,还建立了自己的官方网站(https://fridaysforfure.de),学生们可以在这里创建和参加附近的游行。

成名后,格里塔走上了更大的舞台,他的行为变得越来越“越轨”:10月,格里塔在芬兰赫尔辛基向10,000人发表演讲,并参加了由绿色和平组织、世界自然基金会和赫尔辛基大学学生会联合组织的气候变化预防游行。

11月,她登上斯德哥尔摩的ted舞台,分享了她的“环境故事”。

去年12月,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上,她批评各国领导人“不够成熟”。这次演讲的视频在国外视频网站上突破了1000万。

今年1月,她去达沃斯论坛,用“我们的房子着火了”来描述气候问题的严重性。

格里塔的言行越突出,欧洲绿党就会越开心。所谓“绿党”是由非政府组织发展起来的一个政党,旨在保护环境。随着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环境保护逐渐成为一个高频热词。各国的“绿党”势头越来越大。在格里塔的呼吁下,绿党也获得了更大的声望。在今年5月的欧盟议会选举中,德国绿党赢得的选票超过了社会民主党,跃居第二。在法国,绿党以12%的票数位居第三,而在奥地利、爱尔兰和荷兰,绿党赢得了两位数的选票。

格里塔的家人也从中受益。去年八月,格里塔的母亲玛莲娜出版了一本名为《心灵场景》的回忆录。当她的女儿出名时,她把这本书重新包装出售。

据西方媒体报道,这本回忆录包含了很多马拉娜关于格里塔的《雷霆与雷霆》。虽然这只是一个比喻,但似乎有点宗教色彩,“格里塔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她可以用肉眼看到二氧化碳。她看到了它是如何从烟囱和垃圾填埋场冒出来的。”

时间到了九月,被各种组织视为贵宾的格里塔继续她疯狂的“环保行为”。格蕾塔被邀请参加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她坚持不坐飞机,选择用太阳能帆船穿越大西洋。护送她的“环保”事业的人不小。太阳能帆船的主人是摩洛哥皇室成员和摩洛哥游艇俱乐部副主席。这艘帆船是由一名拥有多次全球经验的互联网导航员驾驶的。此外,还有一位纪录片导演全程跟踪这部电影。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些媒体发现,不仅塑料矿泉水瓶出现在帆船上,而且必须从欧洲派遣一个小组到美国去取回它们。实际成本和碳排放远远高于格里塔和他女儿之间的直航成本。

在峰会上,格里塔“斥责”了几分钟各国领导人,问与会者“你用空洞的话偷走了我的梦想和童年”,而“你竟敢这样”成了热门的搜索词。

9月24日,格蕾塔甚至发推说,她已经对来自12个国家的15名青少年提起了法律诉讼,指控法国、德国、土耳其、阿根廷和巴西违反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因为它们在全球变暖问题上无所作为。

与过去不同,格里塔激烈的言辞只是换来了领导人的强硬回应。首先,特朗普在推特上轻描淡写地说,格里塔“看起来像一个非常快乐的年轻女孩,期待着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cnn把这解释为特朗普对格里塔幼稚行为的嘲弄。

法国总统马克龙显得更加直接。当格里塔接受媒体采访时,他采取了极端的立场,“这可能会使我们的社会反对”。马克龙还表示,法国将完全禁止使用煤炭,并停止开发碳氢化合物。“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年轻人,他能帮助我们向那些阻碍执行环境保护政策的人员施加压力,并能采取具体行动。”

尽管美国和俄罗斯在许多问题上没有相同的理解,但普京在格里塔问题上出人意料地与特朗普保持一致。10月2日,普京在一次主题为“能源伙伴促进可持续发展”的会议上称格里塔为“一个被成年人利用的无知青年”。然后他从远处问格里塔,“没有人向她解释过现代世界是复杂而不同的。生活在非洲和许多亚洲国家的人们希望生活在与瑞典相同的财富水平上。他们应该怎么做?”

上帝想要摧毁它,他必须首先让它疯狂。

失势的言行引起了格里塔足够的关注,围绕她的疑虑从未停止。

首先,媒体披露了格里塔的照片,其中格里塔坐在火车座位上。她面前是一次性纸杯、一次性塑料沙拉盒和一次性塑料包装袋。此外,她没有吃烤面包片,而是撕下了面包片的边缘。

格里塔环境保护局的崩溃加剧了公众的不满。在意大利,在罗马的一座桥上发现了一个模仿格里塔的模拟娃娃。洋娃娃穿着一件黄色斗篷,编着一条类似桑德伯格的辫子,脖子上套着套索。洋娃娃的上面有一个英国标志,上面写着:“格里塔是你的上帝。”10月9日,来自爱荷华州的男教师贝什在接受一家杂志采访时,在脸书上发表了桑德伯格的照片:“我没有狙击步枪。”

激进的反对反映了许多人对格里塔的主张和行动的不满。德国CDU成员斯科米克说,格里塔正在传播一种“初期的集体疯狂”。德国国会议员基耶斯韦特(Kiesewetter)还表示,格里塔试图恐吓那些希望相互尊重、以事实为基础讨论环境问题的人。

与国外媒体的激烈反对相比,许多国内媒体和自媒体作家也试图分析格里塔行为的原因。科幻作家包书在评价格里塔的受欢迎程度时说,她就像是13世纪的“儿童十字军”,但是“不管她有多狂热,都不可能改变现实世界的逻辑”。

大象协会的创始人黄张金在微博上的问答中说,一个人越社会化,他或她就越不可能问大而无用的问题。他进一步解释说,对于政治家来说,他们比任何人都知道孩子的想法有多不可靠,但他们越是这样的人,他们就越需要热情地与幼稚的声音互动,因为这可以有效地避免公众对政客狡猾的刻板印象。然而,积极参与应对大型和不适当的公共问题是体现个人社会责任的最廉价和最方便的方式。此外,由于缺乏基本的操作导向,大而无用的公共问题只能停留在高性能的意见上。

“这种表演肯定会受到表演明星和明星政治家的欢迎,因为这两种职业的共同特点是他们缺乏足够的专业深度,特别渴望公众意识,”黄张金总结道。

抛开格里塔的动机不谈,对于一个有经验和知识的16岁女孩来说,把这样一个复杂而宏大的命题解释为环境保护并不容易。这也导致标榜“环境保护”和“科学”的格里塔提出了与“科学”和“环境保护”往往脱节的观点。

在上周末福克斯新闻的一个采访节目中,一位嘉宾谴责格里塔的气候运动是“抽搐”,与科学毫无关系。媒体人士云世(Yun Shi)表示,她的环保理念充满极端,完全不切实际,甚至“连基本的经济知识都没有”。

充满“科学背后的团结”的格里塔是否真的听到并理解了科学家所说的话,我们不得而知,但不是每个人,甚至科学家,都同意格里塔的观点。唯一确定的是,正如德国经济合作与发展部长穆勒所说:“气候保护不是从桑德伯格开始的。”

20世纪70年代,一些来自美国和加拿大的年轻反战积极分子漫游到加拿大西海岸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并在这里建立了一个环境保护组织,该组织后来被响亮地命名为“绿色和平”。通过筹款和媒体宣传,绿色和平组织一度非常受欢迎。然而,由于转基因实验场遭到暴力破坏、侵入核设施以及船只与渔船相撞,绿色和平组织还不断挑战公众脆弱的神经,以至于被科学杂志称为“一群可悲、教条和反动的反科学狂热分子”。

回顾格里塔的成功之路,绿色和平组织的发展和壮大有相似之处。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从施加影响到正确利用影响,如果格里塔真的如她所说的“为了未来”,那么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上一篇: 沪媒:杨世元左腿已进行固定保护,需经历一段时间康复
下一篇: 东航开启上海浦东机场“T1 S1”枢纽新模式
 
 
相关资讯
热门推荐
猜你喜欢

Copyright (c) 2013-2015 cest-off.com 问十信息门户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