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橙平台,知豆汽车1.38亿元“卖子还债”造车新势力加速洗牌

日期:2020-01-10 15:52:33     浏览:389    
2018年以来,知豆汽车多次陷入了欠薪、欠款风波。2018年11月,天丰电源终于向知豆汽车开始公开“讨债”。天丰电源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湖州天丰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知豆汽车支付2.01亿元货款。不过知豆汽车并没有还款之力。今年7月2日,天丰电源公告称,湖州天丰将知豆汽车尚未履行的约2.01亿元本金及利息转让给上海大丰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转让价格约为1.3亿元。

新橙平台,知豆汽车1.38亿元“卖子还债”造车新势力加速洗牌

新橙平台,本报记者 郭阳琛 刘媛媛 上海报道

作为曾经的“占号神器”,知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知豆汽车”)如今沦落到“卖子还债”,这一消息给本就处于寒冬的国内车市又泼了冷水。

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显示,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2019年11月24日至25日期间,对兰州知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兰州知豆”)的100%股权进行拍卖,起拍价为1.38亿元,公司评估价格仅为1.97亿元。

2018年以来,知豆汽车多次陷入了欠薪、欠款风波。《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知豆汽车向新三板上市公司天丰电源欠款多年,仍有2.1亿元贷款未结清,后经法院调解可分期支付。但最终知豆汽车无力偿还债务,其全资子公司兰州知豆的全部股权故被法院强制执行。

“卖子还债”正是知豆汽车债务危机的缩影。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像天丰电源这样的“追债者还有很多”,包括长虹华意、永贵电器、天成自控等10余家上市公司。针对经营现状和资金问题,记者致电知豆汽车和浙江知豆方面,浙江知豆工作人员表示“对详细情况不了解,需报告领导”。

1.38亿“卖子”

天眼查信息显示,兰州知豆于2006年成立,注册资本42000万元,法定代表人鲍文光,是知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电动汽车及零配件的技术研发、汽车及关键零部件等。

目前,该公司仍在正常经营,将现状拍卖。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宁波文汇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评估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兰州知豆的总资产超过19亿元,总负债超过18.37亿元,净资产为6482万元。

早在2017年,兰州知豆就已“亏”字当头,营业收入也迎来断崖式下滑。相关数据显示,兰州知豆2016年营业收入约10.08亿元,净利润约0.20亿元;2017年营业收入约12.99亿元,亏损约0.22亿元;2018年营业收入约4.79亿元,亏损约0.62亿元;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约2.01亿元,亏损暴增至1.11亿元。

知豆汽车的销量也已跌入谷底。相关数据显示,2015~2017年,知豆汽车销量分别为2.53万辆、2.4万辆和4.3万辆。2018年,其累计销量为1.53万辆,同比猛降63.9%,仅完成年8万辆销量目标的19%。进入2019年,更是持续低迷,前三季度销量仅为2095辆,同比猛降84.5%。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分析称,知豆汽车的没落主要在于当时因为“骗补”的因素,国家新能源补贴没有及时发放,导致其资金链发生断裂,“这对于知豆的打击是毁灭性的”。

汽车行业分析师任万付则表示,知豆汽车爆发危机主要在于:一是公司的产品矩阵过于单一,所有产品集中在微型电动车领域;二是当国家补贴退坡后,知豆汽车并未及时进行产品升级,单车成本居高不下。

此外,在公告中,宁波中院也标注了“拍品瑕疵”,表示标的公司仍在经营资产会有一定变动,甘肃省政府、兰州市政府、兰州新区管理委员会与兰州知豆签订过相应合作协议。

“企业资金出现了问题才会被司法拍卖。”兰州新区经济发展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该项目是国家发改委在2017年核准的,批复的产能是每年4万辆,我们希望新企业拍下后能够在延续国家批复产能的基础上,继续加大研发投入、扩大生产规模。同时,兰州知豆在2017年获得的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我们不希望新企业将其转出。

债务危机

据上述项目评估说明显示,本次评估的目的为湖州天丰电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州天丰”)与知豆汽车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所涉及知豆汽车名下持有的兰州知豆100%股权的市场价值进行评估,为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拟处置股权提供价值参考依据。而湖州天丰正是天丰电源的全资子公司。

天眼查信息显示,天丰电源主营高性能聚合物锂电池,得益于向知豆汽车供应动力电池,天丰电源2015年至2017年均实现了营收净利双丰收,其中过半收入来自汽车动力电池。

不过盈利的同时,应收账款也在不断增高。财报显示,2015~2017年,天丰电源对知豆汽车的应收账款分别为1.10亿元、1.40亿元、1.43亿元,分别占公司应收账款的82.30%、82.68%、70.67%。2018年,天丰电源营收、净利润、净资产均出现了下滑,其中对知豆汽车的违约货款计提坏账准备约1.09亿元为亏损主因。

2018年11月,天丰电源终于向知豆汽车开始公开“讨债”。天丰电源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湖州天丰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知豆汽车支付2.01亿元货款。

公告显示,湖州天丰与知豆汽车自2016年开展业务以来,签署《零部件采购框架合同》等,湖州天丰供货后,知豆汽车未及时支付货款,仍有2.01亿元货款未支付,且还欠质量保证金300万元。同时,知豆电动车开具的部分商业承兑汇票到期未兑付。

后经法院调解,调解书规定知豆汽车应于2018年12月31日之前支付货款2112.21万元,从2019年1月开始每月底前支付货款3000万元,若其未按约定期限支付足额款项,则湖州天丰有权要求其一次性支付未履行款项。

不过知豆汽车并没有还款之力。今年7月2日,天丰电源公告称,湖州天丰将知豆汽车尚未履行的约2.01亿元本金及利息转让给上海大丰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转让价格约为1.3亿元。“意在盘活公司存量资产,增加公司现金流,提高公司盈利能力。”

像天丰电源这样的“追债者”还有很多。天眼查信息显示,自今年以来,知豆汽车被法院强制执行已达到48次,其创始人兼董事长鲍文广也被限制高消费。

10月17日,长虹华意发布公告表示,截至今年9月底,长虹华意控股子公司上海威乐对知豆汽车的应收账款余额7122.31万元已逾期,上海威乐就货款支付问题曾进行了多次催讨和协商,但至今未收到所欠货款。目前,威乐公司已向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尚未判决。

对于知豆汽车,长虹华意方面表示,知豆汽车是上海威乐的主要客户之一,受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调整及自身经营问题影响,知豆汽车经营亏损、现金流严重不足,“2018年9月份起一直处于停产状态”。

造车资质遇冷?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拍卖的全部股权包括土地、生产线、厂房等固定资产以及知豆的纯电动乘用车生产资质,这也是许多造车新势力为让产品落地苦苦寻觅的“通行证”。即使起拍价仅为1.38亿元,但截至10月31日,仍0人报名。

10月29日,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负责该拍品的执行法官也表示,之所以评估价格为1.97亿元,主要在于兰州知豆具有生产新能源汽车的全套资质。“买家主要关心的肯定是这个资质,而不是厂房、仪器这些。”

与此次“遇冷”不同,近些年造车新势力为获得生产资质近乎狂热并付出巨大。例如,理想汽车以6.5亿元收购力帆汽车100%的股权,获得造车资质;拜腾以“1元”收购了一汽华利的乘用车生产资质,但却需要代支付5462万元的工资和8亿元的债务;威马汽车以11.8亿元收购大连黄海获得了生产资质。

“新能源造车资质不会‘冷’得这么快。”崔东树告诉记者,尽管目前对造车资质感兴趣的只有造车新势力,但是1.38亿元的价格还是很有吸引力的。现在还没有车企报名参加拍卖,如果兰州知豆没有债务负担的话,应该存在比较严苛的限制条件,比如限定生产地点、有产能要求等。

崔东树表示,新能源造车资质“降温”一方面是因为代工政策的放宽,但主要还是源于倒闭的造车新势力企业过多。目前整体车市寒冬,融资较难,此外消费者对新能源汽车的质疑以及负面新闻频出,抑制了新能源汽车的销售,造车新势力的市场前景压力较大。“造车新势力经过优胜劣汰后,最后只能剩下少数几家。”

(编辑:石英婧 校对:颜京宁)


上一篇: 《相亲吧,兄弟!》电影在日照正式开机
下一篇: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等文件七种少数民族文字版本全文发布
 
 
相关资讯
热门推荐
猜你喜欢

Copyright (c) 2013-2015 cest-off.com 问十信息门户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