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诺赚7亿反而亏8亿,这位“老赖”拖欠15亿业绩补偿款,被深

日期:2019-10-25 12:43:50     浏览:4974    
由于迟迟不支付高达15亿元的业绩补偿款,9月16日,王仁年领到了深交所的公开谴责处分。协议约定,王仁年应在公司董事会审议确定当年应补偿金额后5个工作日内将补偿款支付至公司。不过,截至深交所作出公开谴责

每天财经都是独家的,快关注它。

承诺在三年内赚7亿元,但损失了8亿元!

这个神奇的现实场景出现在最美丽的自然人孤东·王仁年身上。由于延迟支付高达15亿元的绩效薪酬,王仁年在9月16日受到深交所的公开谴责。

更糟糕的是,由于基础资产在今年上半年继续遭受损失,王仁年在2019年实现高达3亿元人民币业绩的承诺被暂停。

作为M&Aa股繁荣的“后遗症”,近年来拖欠绩效薪酬的“老赖”频频出现。与此同时,由于业绩承诺方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往往被质押甚至冻结,上市公司绩效薪酬的“收缴”成为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

表演承诺不是“美丽”

如果你不知道*st的美丽历史,很难想象王仁年作为自然人股东,如何能够承担高达15亿元的业绩薪酬。

2015年,*圣梅里以16.6亿元购买了八达花园100%的股份。当时,王仁年作为八达花园的原实际控制人,承诺八达花园2015年、2016年和2017年扣除费用后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66亿元、2.31亿元和3.3亿元。

因此,八达花园的业绩在业绩承诺的第一年没有达到标准。因此,*st Mei Li和王仁年协商改变履约承诺的金额和期限。后者承诺,八达花园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扣除非洲后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68亿元、2.43亿元、3亿元和3亿元。

八达花园在2016年的表现没有达到标准。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八达花园在2017年和2018年分别亏损3亿元和6.22亿元——王仁年最初承诺八达花园在三年内实现净利润7.11亿元,但却亏损8.32亿元,相差15.43亿元!

公告显示,由于八达花园2016年、2017年和2018年未完成承诺净利润,且遭受资产减值,履约承诺方王仁年应分别支付1.15亿元、10.11亿元和5.34亿元,累计赔偿金额已达到交易价格16.6亿元的上限。

根据协议,王仁年应在公司董事会审议确定本年度应付赔偿金额后5个工作日内向公司支付赔偿金。然而,截至深交所做出公开谴责决定之日,王仁年仍未支付该公司2017年部分业绩补偿金9.75亿元和2018年业绩补偿金5.34亿元。

这还没有结束。根据半年度报告,八达花园今年上半年又遭受了近90万元的损失,这继续拖累了st的美丽业绩。与此同时,王仁年完成其2019年业绩的承诺几乎落空。圣梅丽收购巴达花园并浓缩公司业绩的最初梦想没有实现,反而增加了业绩负担。

更严重的是收购八达花园产生了8.26亿元的商誉。2016年和2017年,梅里生态为八达花园商誉减值拨备约8.6亿元,其中2017年为商誉减值拨备7.11亿元,直接导致公司当年亏损10.61亿元,2018年亏损7.32亿元,因此“戴着星星和帽子”。

*圣美的遭遇不是这样。

作为a股M&A繁荣的“后遗症”,近年来,许多上市公司业绩受到商誉减值的打击,但同时也遭受了履约承诺方未能支付履约补偿带来的持续困扰。因此,他们经常与履约方一起被带上法庭。

今年2月,华英科技披露,该公司和华英百慕达因合同纠纷向法院提起诉讼。此后,大同股份和中华显像管被作为上述诉讼的被告,诉讼请求被变更为责令华英百慕达向华英科技支付19.14亿元的绩效薪酬。此后,诉讼金额增加到30.29亿元。

绩效薪酬难以收回

近年来,绩效薪酬的支付已成为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甚至一些有绩效前途的当事人也长期拖欠绩效薪酬,并进入“老赖”名单。

业内人士指出,由于上市公司在购买资产时往往采用“股份现金支付”的方式,而现金支付往往采用分期付款的方式,未支付的现金对价也可以抵消部分绩效薪酬。然而,由于履约承诺方的股权经常被质押,因此通过回购股份来履行履约承诺常常受阻。

例如,以金盾收购仲强科技为例,由于履约承诺方周魏宏未能履行履约承诺,金盾股份应以1元/股的价格回购给周魏宏,5518.9万股应被注销。然而,由于周魏宏的股票已经全部质押,股票回购被推迟。

今年7月12日,金盾宣布回购和注销的股票实际数量为1820.3万股。但问题是,由于周魏宏质押的3716.9万股股份已根据双方公证债权文件的规定向法院申请银河证券强制执行,因此回购股份以完成履约补偿的方式似乎也不太可行。

有鉴于此,许多上市公司将在购买时对股票质押加以限制。例如,在收购上海雅伦时,盛光集团同意业绩承诺方朱卫东的意见,即朱卫东可以利用上市公司股份承诺的资金,通过借款发展上海雅伦的业务。此外,未经上市公司书面同意,不得设定质押。

但此后,未经圣光集团书面同意,朱卫东分别于2015年2月16日和2016年12月8日质押上市公司253.5万股和1462.5万股。质押所得资金未用于目标公司的业务发展。

今年3月,中国证监会发布了《关于履约质押人质押对价股份的问答》,明确规定“履约质押人保证对价股份将优先用于履行履约补偿承诺,不会通过质押股份或其他方式逃避补偿义务;质押股份以备将来对价时,将根据履约补偿协议书面告知质权人上述股份的潜在履约承诺和补偿义务,质押协议将明确约定质权人使用相关股份支付履约补偿。”

上市公司在绩效薪酬方面遇到的问题要多得多,而新华医疗则遇到了更困难的局面。

今年8月14日晚,新华医疗宣布,由于隋勇等9名自然人未能履行2016年和2017年的履约承诺,公司依法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隋勇等9名自然人向成都英德支付2016年和2017年共计3.8亿元的赔偿金,并延期支付利息。

然而,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新华医疗向隋勇等9名自然人提出的绩效补偿请求成立,但由于其实际参与管理和运营,对绩效下降负有责任,并责令隋勇等9名自然人仅支付1.33亿元绩效补偿和递延利息。

但问题是,在过去两年里,被上市公司收购后,目标公司“失控”的情况很多,上市公司很有可能成为“甩手掌柜”。然而,在新华医疗参与目标公司的管理后,它被用作降低承诺绩效薪酬的一个理由,这是新华医疗从未预料到的。接到上述判决后,新华医疗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编辑:徐晓洪


上一篇: 周润发:人活到极致,一定是素与简
下一篇: “壮美广西”文化旅游推介会在日本东京成功举行
 
 
相关资讯
热门推荐
猜你喜欢

Copyright (c) 2013-2015 cest-off.com 问十信息门户网 版权所有